大发一分彩 首页 > 职场

凝思 | 刘力:悲伤逆流成河,慈悲以待

2019-10-22 06:26 悦读苑

悲伤逆流成河,慈悲以待

刘力/文

最近从图书馆读到一本叫《慈悲》的小说,小说的作者叫路内,籍籍无名,至少在我这个孤陋寡闻的人看来。

网上查查,发现真的是孤陋寡闻:路内,小说家,1973年生,任职于上海市作家协会。2007年在《收获》杂志发表长篇小说《少年巴比伦》而受到关注,至2013年,发表于《收获》和《人民文学》共五部长篇小说。2014年以《天使坠落在哪里》为最终篇完成70万字的"追随三部曲"。

作为70后作家代表,路内曾以“追随三部曲”(《少年巴比伦》《追随她的旅程》《天使坠落在哪里》)获得美国亚马逊亚洲文学排行榜第一、严肃文学最受关注作家前十的地位。但他内心隐然有些心结,“有一次,有人嘲笑我写的三部曲是‘砖头式’的小说,似乎砖头很不要脸,我想如果我能写出一本菜刀式的小说,可能会改变这种看法,也可能仅仅让我自己好受些。”

《慈悲》就是这样一本菜刀式的小说。路内收起过去在《少年巴比伦》里松弛、野性自由,收起他在《追随她的旅程》里的炫技手法,以一种内敛、审慎的态度书写父辈的苦难历史。路内以敬畏之心书写小说主人公水生的命运,一开篇,水生的父亲与弟弟就失踪了、生死未知,母亲的死让他成了孤儿,这个平凡倔强的生命在大发一分彩最动荡凄惨的50年里艰难地挣扎着,努力存活。路内叙述的语言极为节制、冷静,整部小说的笔触与色调几乎是沉重阴暗的,读来让人唏嘘父辈生存之悲凉沧桑,感叹平静生活的来之不易。

“我想写一种大发一分彩式的善良,甚至价值观不是很高明的善良。”路内说,他写着写着,又担心自己把善良庸俗化,“我反过来想到一个问题,慈悲这个东西其实没有理性,它和我们追求的正义是不一样的,但它仍然在道德上具有一定的作用。”对于这段历史,路内认为,普通人选择了遗忘,知识分子选择了原谅,但事实上,没有人真的忘记。

路内常被人形容为“工人作家”,他的小说总是以工人阶级为主角,塑造工人知识分子形象。《慈悲》在某种程度上与余华的《活着》有着同样的价值观,小人物在历史的磨难中,都力争有良心地活下去。(内容来自网络)

事实上,我刚开始看《慈悲》的时候,我也总觉得隐隐的有一股熟悉的味道,网上查找资料才发现原来这并不是我一个人的认知,在《慈悲》中,水生、根生、玉生、复生就好像如影随形但却并不胶着,他们若即若离,似乎也一切随缘。一个普通的苯酚厂成为他们所有生活凝结的重心。

展开全文

因为早年失去了父母和弟弟的看顾,水生自小就成为了一个孤儿,但他却似乎从来没有刻意去放大自己的苦楚,他就如同一个圣雄模样活在苯酚厂的狭小空间中,为生活奔忙,为他人寻找救济,无论是出于主动还是因为被迫,总之能说会道的他竟然每次都能够成功,这赢得了不少赞誉的目光。毕竟对于一个这样一个随时都可能因为癌症而死去的厂子来讲,每天的臭味熏天总会让太多的人选择这种聊胜于无的救济。刚开始是师傅帮他,后来是他自己帮自己,师傅临终前还是最终把自己那个病恹恹的女儿托付给了水生,因为他在水生身上看到的是男人的责任担当,看到的是良善执着。也果然,水生毫无怨言地把长期患肝病的玉生接了过来,他们组合成了一个家庭,后来又收养了土根的孩子复生,一家人就这样平静地活下去。根生总因为与厂子里一个女工有染,并且最终因为被人告发锒铛入狱,在逃跑后被延期关押三年,又再次因为水生的口才而最终再次进入苯酚厂管理旧仓库。然而最终根生显然还是没能逃脱岁月投影在自己身上的魔咒,他没有选择破坏,他选择了用自己的生命留给这个平凡而静默的世界一个大大的感叹号,又或者也许是问号,因为毕竟在那个不为人知的神秘世界里,汪兴妹的灵魂一直没有走远。这两个在岁月淘洗中一个被猜忌一个被侮辱的人终于还是殊途同归。